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

LOL比尔吉沃特事件完整版 比尔吉沃特事件四幕合集

时间:2018-09-14 来源:资阳新闻网
 

 角色介绍—莫德凯撒铁铠冥魂

莫德凯撒铁铠冥魂

万物皆有一死,唯我可得永生。

毒的亡魂莫德凯撒是暗影岛上怨念最深最恐怖的亡魂。他已经存在了无数个世纪,靠死灵法术和自己的黑暗意志逃避真正的死亡。所有敢于在战场上对抗莫德凯撒的人都面临着受到诅咒的危险:他将奴役死者的灵魂,成为自己的破坏工具。

莫德凯撒曾经也是凡人,是瓦洛兰东部的军阀国王,早在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成立之前就统治自己的领地。他每逢上阵都会穿上全套钢铁重甲,将所有反对自己的人赶尽杀绝,用他附有魔法的钉锤“夜陨”,碾压对手。

害怕莫德凯撒的人很多,而憎恨他的人更多,他的敌人最后终于团结起来共同终结他的黑暗统治。在经过一整天血腥的战斗以后,莫德凯撒迎来了命运的节点,他站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上,被敌人包围。箭矢、利刃和长矛穿透了他的身体,但他在临死前放声大笑,对杀死他的人们说他一定会回来寻仇。

他的尸体被扔到巨大的柴草堆上,作为他敌人的庆祝篝火熊熊燃烧。虽然火焰最多只能熏黑他的盔甲,但却将他的尸体化为焦炭般的骸骨。

火焰燃烧了数天才渐渐熄灭,随着火势褪去,胜利者们也离开了,这时有一小群法师悄悄摸了上来,在灰烬中搜寻着,挑拣出了莫德凯撒的盔甲和骸骨。他们偷偷将这两样东西带走,在一个无月之夜,他们将骸骨摆成了原有的人形,放在了刻满符文的石板上,开始吟唱起邪恶的魔咒,这是一种死灵法术。随着他们的黑魔咒逐渐达到高潮,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石板上。这个鬼魂站了起来,摆脱了骸骨的束缚。

这是由纯粹的黑暗组成的怨灵,眼中燃烧着邪恶怨念。被火焰熏黑的盔甲在这个幽魂的身边组合起来,就像被强力磁石吸住一般牢牢贴在一起,而那些法师也陇南癫痫病治疗贵吗跪倒在了刚刚复活的主人面前。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莫德凯撒曾允诺赐予他们强大的法力,但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将获得什么形式的奖赏。

莫德凯撒现在掌握了新的死灵魔法,他赐予这些法师不死之身,将他们困在生与死之间。他们成为了邪恶的尸灵巫妖,被诅咒永远效忠于莫德凯撒。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莫德凯撒让所有忤逆他的人全都不得好死。他对他们施放诅咒,让他们沦为永恒的奴役,被抽出的灵魂对他的不死意志唯命是从。

在铁铠冥魂的甲胄之下,莫德凯撒的黑暗统治延续了数百年。在这期间他数次被杀害,但却总是死而复生,由那些与他灵魂捆绑在一起的尸灵巫妖施法复活。

莫德凯撒的骸骨是他邪恶复生的关键,数百年的沧桑让他变得越来越疯狂偏执、担忧自己骸骨的安全。他在自己帝国的中心建立了一座巨石要塞,被世人称为不朽堡垒。而在这座宏伟堡垒的核心,封藏着他的骸骨。

不朽堡垒最后遭到一群外族部落和佣兵战团组成的联盟的围攻。在这次围攻期间,一位部落酋长偷偷潜入了堡垒,绕过了险恶的防御机关,盗取了莫德凯撒的头骨。如果骸骨不完整,莫德凯撒就无法复活,但由于惧怕主人的盛怒,那些被奴役的巫妖瞒下了这次失窃事件。

在不朽堡垒的城墙上,无数敌人在莫德凯撒面前倒下,但他依然无法阻止溃败的大局。他的堡垒被敌人占领,他自己也遭到敌人绝对数量的压制。他手中的钉锤被夺走,四肢被锁链绑住。黑暗中回响起他震耳欲聋的笑声 - 他以为自己这次依然还会复活,就像他此前诸多次经历过的一样。捆绑他四肢的锁链被拴在了巨大的龙蜥身上,随着驯兽师一声令下,几只庞然大物将他五马分尸。

莫德凯撒的头骨被带到了海洋彼岸的福光岛,这是一片隐藏在迷雾与传说中的土地。岛上的智者了解莫德凯撒,也了解他的弱点。他们偷走了他的头骨,为的是让世界摆脱他的邪恶干涉,所以他们将头骨安放在了地下深处的一座秘密仓库中,用铁锁和魔法岗哨将之保管。莫德凯撒的奴役们四散到世界各地,寻找那块丢失的头骨,但一直都无法查到任何下落。似乎莫德凯撒的统治终于结束了。合肥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几百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福光岛遭遇了巨大的灾变。一位国王来到福光岛,他的心智已被哀伤和疯狂蹂躏破败,他释放了一道可怕的魔咒,让福光岛变为黑暗之地,将这片群岛转化成了不死亡灵的扭曲之境 - 暗影岛。在这次巨大的魔法爆炸中,封锁着莫德凯撒头骨的秘库被撕开了。

莫德凯撒的尸灵巫妖就像飞蛾扑火一般赶赴新生的暗影岛。他们带来了主人其余的骸骨,从废墟中掘出了头骨,让他终于可以又一次化身降世。

随后,莫德凯撒在暗影岛建立了自己的帝国,奴役了一支日渐壮大的亡灵大军。他鄙视那些新死的亡灵,认为他们是下等魂魄,因为他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前进方向,而其他亡灵只不过是迷路的孤魂野鬼。虽然如此,但他能看到他们的利用价值;他们将成为莫德凯撒未来征战中的前线兵卒。

与那些下等亡灵不同的是,莫德凯撒并不被黑雾所束缚 - 他本身实在太强大了 - 但黑雾的恶毒能量却能让他吸收到更强大的力量。目前,暗影岛是他养精蓄锐的绝佳场所。

在积攒力量的同时,莫德凯撒也更加执迷于保护自己骸骨的安全。他开始将目光投向海洋彼岸,瓦洛兰大陆。他看到了在他离开期间兴起的文明和帝国。他的注意力聚焦在了曾经的不朽堡垒上,这座宏伟的要塞现在是一个新兴帝国的首都,这个帝国叫做诺克萨斯。

黑暗的新纪元正在蠢蠢欲动。

诅咒的暗影 

雾翻腾着、扭曲着、像活物一般包围了孤立无援的石墙城堡。

一个高大魁梧、身披铠甲的人影走在黑雾中。他的战甲乌黑锃亮,犄角头盔之中燃烧着两团鬼火。

穿铠甲的恶灵一步步迈向城堡的大门,青草在他的脚下枯萎死亡。他可以看到城墙上有人影在动。他们知道死亡已经不期而至。人们低语着他的名字,声音顺着微风散播着恐惧:

莫德凯撒。

箭矢划破了夜空,有几支箭射中了他的身躯,但却无力地被盔甲弹开。有一支箭插进了头盔与护颈之间的缝隙,但依然没有郑州市十大羊癫疯治疗医院排名减缓他前进的脚步。

一扇厚重的钢铁闸门拦在莫德凯撒面前。他伸出一只手臂,钢铁护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握拳拖拽的动作,铁栅发出刺耳的声音,像是被蛮力挤压一般扭曲变形,随后像稻草一样被丢在一旁,露出后面的橡木大门。

大门上突然闪现出白热的守护符文,莫德凯撒不得不后退半步。黑雾在他周围聚集,守城士兵们这次看清了黑雾中的其他人形 - 充满憎恨的幽灵,对活着的灵魂如饥似渴。

莫德凯撒向前一步,挥起了巨大的钉锤,夜陨。这恶名昭彰的武器,无数人死在它的尖刺下。他用力一挥,将钉锤砸向了橡木大门。

符文炸裂了,莫德凯撒的黑暗魔法击破了那可怜的守护符文。大门从外向里猛然被推开,门栓崩散。

黑雾从缺口蜂拥而入,莫德凯撒伴着黑雾大步前行。

守城的战士和民兵在庭院中严阵以待。全是一些孱弱的废物。莫德凯撒扫视着人群,寻找着值得他特别关照的对手。他的视线停在了一位身穿亮银盔甲的骑士,骑士拔出宝剑,上前一步与之会面。

“恶灵退散,否则我会将你放逐,”骑士说。“这座城堡和里面的人由我保护。”

听到他的威胁,黑雾中站起了一群半透明的鬼魂士兵,站在他们主人的身后。

“这个人的灵魂归我了,”莫德凯撒说道,让那些饥渴的鬼魂按兵不动。他的声音低沉而且阴森,这是来自死亡本身的颤动。

莫德凯撒凌空一指,一束邪恶的死灵之光照向了骑士。

骑士的盔甲闪出了明亮的光芒,随后马上又回到了普通平凡的模样,骑士本人没有收到莫德凯撒死灵法术的伤害。

“德玛西亚的工艺。”莫德凯撒不屑地哼道。“它救不了你的命。”

他向前一步用钉锤砸向骑士的头。这一击被骑士的双手格挡吃了下来,不过力道之大也让骑士双膝跪地。莫德凯撒顺势压了上来。

骑士立刻翻滚躲开,闪避了夜陨的致命横扫。他从侧方突进,将宝剑插进了莫德凯撒的侧身,刺穿了板甲缝隙间的锁链。对于一名凡人,这样的一击足以致命,但对北京好的癫痫医院于这名钢铁巨人,这样的一击什么都不是。莫德凯撒反手向骑士的头部抡了一拳,骑士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

铠冥魂走上前补上致命的一锤,但骑士用高超的技巧躲过,随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和重量,将宝剑深深插入莫德凯撒的胸膛。

随着一声金属扭曲的尖啸,宝剑刺穿了胸甲,正中心脏的位置。但盔甲内部却没有任何血肉的阻力,似乎盔甲里面空无一物。

莫德凯撒用一只巨手抓住了骑士的喉咙,将他高高举起。

“你以为你能保护这些凡人,”莫德凯撒说。“告诉你,他们全都将死在你的手里。”

他用力握紧了骑士的喉咙,骑士的双脚在空中乱踢。

莫德凯撒燃烧着的双眼仔细观察着骑士的生命渐渐流逝,最后他把死尸丢在地上。

莫德凯撒单膝跪地,一只手放在死去的骑士的胸前。当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他将骑士的残魂抽了出来。

骑士的魂魄环顾四周,幽冥的眼中满是惊恐。

“现在,”莫德凯撒命令道,他知道这副残魂没法抵抗他的奴役。“杀光他们。”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标签: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