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 > >正文

一指流沙乱情缘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572章 苗盈东,你想骗骗婚哪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资阳新闻网
 

    这些熏香价值不菲,基本是最好的熏香了,怕不好的他用不惯,嫌味儿大,嫌味儿不正的,她特意给他买的最贵的,最不能浪费的那种。

    她从晟的手里把熏香接过来,送到了苗盈东和顾二的桌子面前。

    “Ethan,委内蚊虫叮咬还是挺严重的,这是我买的熏香,你晚上点上吧。我以前每晚都点的。”邱东悦说到,“不过最近没有了!”

    苗盈东打量着放在桌子上包装完整的熏香,包装很精美。

    “我竟然没看出来,你这么关心我。”苗盈东一边用刀叉吃饭,一边施施然地抬头,看向邱东悦。

    “我——”总之,邱东悦嘴笨,每次都说不过苗盈东,现在她面色尴尬。

    “怎么没我的?”顾二问到,“我的房间在Ethan的隔壁,难道里面自备熏香?还是里面没有蚊子?”

    “您今天刚来,这是我昨天拜托我同事买的,很难买,我一会儿再告诉我同事,让她多买点儿,估计明天就拿回来了。”邱东悦说到,这说的确实是实话,本来就是昨天拜托同事,同事今天给她带过来的,昨天顾二还没来,她也不知道。

    苗盈东把眼前的那些熏香推到了顾二面前,“你先用。”

    邱东悦目光焦急地盯着熏香,无可奈何又有些点儿特别不舍得出手的神情。

    她的神情可逃不开精明的顾二,“看出来了,厚此薄彼的厉害,宁可让我去喂蚊子!总之,你是舍不得东哥受一点儿伤。”

    苗盈东在低着头吃饭,唇角在微微上扬,邱东悦看不到他的表情。

    顾二这个人可真是啊,当着苗盈东的面,把邱东悦的心思全都说出来了。

    这些熏香,好难买的,虽然贵,但是抢的人还是很多,常常脱销,邱东悦好不容易让同事给抢购上了。

    不过比起苗盈东,顾为恒才是一个真正的客人。

    所以,待客之道也应该是顾为恒优先。

    “那我明天再去买吧,多买点儿,不过不好抢。”邱东悦不大开心,毕竟给苗盈东的东西让顾二抢去了。

    “买东西还需要抢吗?”苗盈东问。

    “自然。很难买的,因为好用,味儿淡又自然。”邱东悦说到,很由衷的口气。

    “也好,把我身上的脂粉香气去去。”苗盈东很淡然地说到。

    邱东悦想了好久,才明白他说的“脂粉香气”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他身上有她的味儿了。

    想必他上次说的,她的房间有一股味儿,就是她的脂粉香气。

    可是天知道她也不用什么脂粉之类的。

    “那我明天给你带来。我晚上告诉我同事,让她去抢。”邱东悦说完,就揽着晟的肩膀走了。

    “行啊,哥,对你是真不错,来了第一天,就默默无闻地给你抢购了熏香!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顾二又在调侃苗盈东。

    “小九对你不好吗?”苗盈东反问。

    “小九对这些小事不怎么在意!不过若是想到了,会给我做。”顾二想起小九的样子,又开始笑。

    “她这么对我,因为她欠我钱。欠我卡。”苗盈东说到。

    不过恍然想到,好像人家邱东悦的钱已经还给他了,还是借另外一个男人的钱还给他的。

    这让苗盈东极为不舒服。

    邱东悦和明源回家睡觉去了,已经提前给同事发了微信,让再给抢购一下,质量只能比这些好,不能比这些次。

    同事说,“邱总,您以前自己买熏香,可没这么多要求,这是谁啊?心尖上的人?”

    “胡说!”邱东悦羞于承认。

    “对了,明天有一个小小的材料供应商会来和您谈判哦,越是这些小人物,越要提防他们的小人心思。”邱东悦的这个同事是她的秘书。

    船厂建立有一阵子了,可她还是不大适应同事们叫她“邱总”啊什么,觉得太高抬她了,她天生也没有领导人的风范。

    邱东悦结束了和同事的聊天,就开始想起明天谈判的事情来。

    不过,第二天还是遇到了困境,对方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委内瑞拉人。

    看到邱东悦嗤之以鼻,毕竟邱东悦的年龄,只和她的女儿一样大,虽然是供应商,应该巴结着邱东悦的,可是邱东悦明显感觉到他特别看不起人的意思,有斡旋余地的供品价格不松口,好像生怕邱东悦用了他们的东西,会影响他们的口碑一样。

    一天根本都没谈成。

    邱东悦大受打击,心情非常不好。

    可是从小到大,这样的挫折,她早就受过无数次了。

    虽然很想哭,但她哭给谁看?

    可是想想,异国他乡的,她的眼泪还是不自觉地掉下来。

    而且这样的挫折,日后还要受到更多。

    中午的时候,同事过来说,熏香没抢到,等明天试试,邱东悦昨天说晚了。

    邱东悦“嗯”了一声。

    她也在想,怎么能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一些。

    可她的年龄就在这里,即使外表装出来了,她的见识也是浅薄。

    下午,邱东悦回哥哥工厂的时候很晚了。

    她没吃饭的胃口,也忘了给苗盈东拿东西,本来同事也没买到。

    她坐在会议室里,咒骂自己的无用。

    手撑着头,眼神涣散,毕竟今天在办公室里哭了一天了。

    顾二谈判回来了,顺利,他谈判向来会抓住对手的缺点,一击毙命。

    最近是更加厉害,常常有“毒舌”的称号。

    他和苗盈东在食堂吃饭。

    苗盈东的目光不断朝着昨天邱东悦吃饭的座位看去,她没来,好像今天都没来。

    “哥,你看哪儿呢?”顾二这般精明的人,如何看不懂东哥的心思?

    “没看哪,今天怎么样?”

    “我出马,哪有不成功的道理?”顾二说到,“等佳人吗?”

    苗盈东看了顾二一眼,说了句,“想多了!”

    吃完饭,顾二说,“我先走了哥,累,回去洗澡。”

    他知道,东哥肯定要干些什么了。

    苗盈东吃了饭,拿出手机来给邱东悦发微信:“我的熏香呢?”

    “我同事忘了。改天。”邱东悦十分没有心情。

    苗盈东把手机放下,忘了,果然是一个好借口!

    晚上,苗盈东的房间,也即是曾经邱东悦的房间。

    虽然委内瑞拉昼夜温差相差很大,晚上比较冷,但是今天晚上,苗盈东是故意没盖被子。

    他也听见蚊子嗡嗡的动静了。

    前几天,邱东悦的熏香刚刚用完,余威还在,所以,没什么蚊子,随着时间推移,蚊子又开始卷土重来。

    他觉得他从小到大怎么就办了这么一件傻事儿——故意喂蚊子?

    这么不理智,这么不惜命,这么愚蠢的事情,竟然是他苗盈东干出来的。

    以至于第二天看着自己满腿的包,他觉得可能是晚上的时候,理智离开了他,他才办了这么愚蠢的事情。

    “熏香什么时候拿来?我被蚊子咬了。”苗盈东第一时间给邱东悦发微信。

    今天邱东悦一早就走了。

    “咬得严重吗?我催同事,昨天她做PPT,忘了,我中午放她一个假,让她去买!你要等不了话,你可以来我公司等着,她拿来了第一时间就给你,你不是每天中午还睡午觉吗?”邱东悦这几天明明心情特别不好,还要安慰他。

    “位置。”

    邱东悦把她的位置发给他了。

    不多时,苗盈东就来了。

    距离本来也不远。

    这座厂房不大,邱东悦的办公室也中规中矩。

    “咬哪了?严重吗?我看看。”邱东悦站到了苗盈东的身前,蹲下,撩起了他的裤腿。

    果然,在棕色的皮肤中间,有几个被蚊子咬出来的红包,触目惊心。

    估计他从小都没受过这种伤吧。

    而且,好像都有些过敏了,应该有些感染了。

    “你坐到沙发上。”邱东悦催促苗盈东。

    苗盈东坐下了,邱东悦还是蹲在他面前,接着,她搬起苗盈东的一条腿就开始吸了起来。

    “你干嘛?”苗盈东皱着眉头问她。

    “你感染了啊,我给你清理一下,一会儿再给你上点儿药。你这么金贵的人,估计没受过这种伤,必须清理好。”说完,邱东悦就去自己办公室的药箱里拿了药,给苗盈东喷上。

  &nb最新抗癫痫药物sp; 期间,有人来汇报,说那个供应商又来了。

    现在邱东悦一听到供应商的名字,就浑身难受,有一种硬顶着头皮往上的感觉。

    她是实在不愿意见那个人,看不起自己的人,三观不对等,有什么好说的呢?

    “怎么了?”苗盈东看到她为难的神色问到。

    “就是有一个人啊,老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你还来谈什么啊?说我跟他女儿一样大,问我见没见过船,知不知道造船要先造哪儿。”邱东悦低声说到,想起那天那个人咄咄逼人的模样,又开始掉泪。

    “不许哭!”他说。

    邱东悦赶紧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说,“不哭,我不哭,我也不是装可怜,我没撒谎,可我就是忍不住,异国他乡——我一个人,我哥我不能老打扰他,他也难,明家的老太太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从今天开始,你不是一个人了!”苗盈东说到,“我替你。”

    邱东悦想起来,他们做风投的,各个方面应该都有所了解的。

    便把资料给他了,让他看。

    苗盈东不过看了两眼,就把东西放下了。

    谈判桌上,对方看到这边的苗盈东,就先失了几分颜色。

    看模样,苗盈东应该是一个厉害角色吧!

    果然,谈判中,苗盈东话虽然不多,但是句句都在要害上,他每一点都要盖过对方,让对方毫无反手之力。

    最后对方乖乖地和邱东悦签订了合同,而且以他们报价百分之八十的价钱。

    邱东悦非常高兴。

    恰好同事把熏香拿回来了。

    “今天晚上,你就不用受蚊子咬喽!”邱东悦说。

    刚刚苗盈东替她解决了这一件事,邱东悦非常开心。

    苗盈东要回明氏去,邱东悦为了报答苗盈东,让哥的司机送她回去,她日常来上班,也都是哥的司机送她。

    苗盈东来的时候是打车,现在他和邱东悦坐在车的后驾驶座上。

    从邱东悦的船厂去哥的明氏,要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海岸线。

    邱东悦把车窗户打开,让海风吹进来,非常非常凉爽。

    “你看,委内瑞拉的海岸线很美很美的。”邱东悦拂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对苗盈东由衷地说到。

    苗盈东这辈子基本上全球都走遍了,更美的国家他都见过,维多利亚瀑布,肯尼亚的动物大迁徙,瑞士的宁静。

    应该邱东悦走过的地方很少吧,有井底之蛙的纯真。

    不过,这次,他也由衷地觉得委内瑞拉的海岸线真挺美的,一眼望不到尽头。

    以前都是他一个人,走过很多的路,看过很多的风景。

    不过这次,因为身边有她,所以,他也觉得挺美。

    “是挺美。所以,开始乐不思蜀了?”苗盈东问她。

    邱东悦看了外面的海岸线一眼,“我不大明白乐不思蜀是什么意思,蜀应该有家的意思吧,不过我这一辈子,哪里有我哥,哪里就是我的家。”

    苗盈东轻笑一下,“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邱东悦回过头来,盯着苗盈东看。

    脑海中,两个人的对话在邱东悦的脑子里回放:

    “现在呢?”

    “现在啊?现在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那天下雨,邱东悦陪他去山涧里钓鱼。

    隐约记得,上次她说的是,有许世安的地方就是她的家,然后苗盈东问她,她又改了,说有苗盈东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我没有撒谎,也不是故意骗你,只是情景不同,我的心态也不一样!”邱东悦又说。

    “以后你的家就在委内瑞拉了?”苗盈东又问她。

    “嗯。我哥昨天晚上告诉我,他给我买了一套房子,我还没去看过。”邱东悦拿出了手机,看着哥一张一张发给自己的照片,“我这一辈子,还从来没住过自己的房子呢!”

    哥给她买的房子,很符合小女孩的心思,她的房间,装修都偏小资。

    而且里面还有很多的玩偶。

    还没买家具,但是看现在这个样子,她就已经很喜欢了。

    苗盈东瞄着她手机上的图片。

    “要不要去看看?”苗盈东问她。

    “嗯,是啊,我打算送你回了明氏,我今天就去物业拿钥匙了。”邱东悦说。

    “反正我回去也没有事,不如一起陪你去看房?”他说。

    “嗯,好啊。好多事情我也不懂的。”

    邱东悦把房子的位置给司机看了一眼,司机朝着目的地开去。

    离得并不远,明源就是给妹妹选的离工作近的地方,毕竟现在也没有离开船厂很远。

    邱东悦的房子在三楼,一居室的,她一直兴高采烈地到处看,一边在想,这里摆放什么家居,这里摆放什么。

    这是她自己的这套房,她要一个人装修。

    苗盈东说送给邱东悦全套的家具。

    “不行,无功不受禄哪,而且我还把你的卡弄丢了,你怎么能再送我家具?”邱东悦慌忙摆手。

    “和我干嘛分那么清?”苗盈东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景色。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邱东悦问到。

    苗盈东转过身来,看着邱东悦,“你是想我走还是不想我走?”

    邱东悦双臂放在身后,“也没有想你走,也没有想你不走,就是觉得定家具这事儿,消耗时间很长,可能时间短了,办不成。”

    “你多虑了!不过我一句话的事儿。”苗盈东说到,“把你房子的钥匙给我,我让人丈量尺寸。”

    长久,邱东悦“哦”了一声,把钥匙掏给了他。

    不过说实话,邱东悦挺舍不得苗盈东走的。

    毕竟在她的世界里,从小到大没有亲人。

    她曾经和苗盈东朝夕相处,有过最亲密的关系,所以,如果苗盈东要走,她是相当难过相当失落的。

    她的神情,落到了苗盈东的眼里。

    他从邱东悦身边走过的时候,说了句“看起来你是不想我走!”

    唇角上扬的样子。

    “我——”邱东悦刚想说,“才没有!”

    可是忽然想起来他曾经说过的,她总是撒谎的事情。

    小女子的羞于承认也被看作是撒谎的范畴了,自从他说,她也觉得撒谎确实是一种很不好的品质,便说,“是啊,就是不想你走啊。”

    苗盈东一直在前面走,邱东悦在后面跟着,邱东悦看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上了车以后,苗盈东说,晚上让邱东悦把熏香给他点上。

    邱东悦慢慢地转过头来,用不可置信的神情问到苗盈东,“您连熏香都不会点哪?”

    “不会!”苗盈东靠着车窗,不但不觉得丢人,反而觉得挺荣耀的。

    “那我晚上八点钟去啊。”邱东悦说。

    “好。”

    两个人一起回了明氏,邱东悦去找晟,看看晟今天怎样。

    下午顾二回来,苗盈东和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顾二,你路子野,人脉广,认不认识卖家具的?”苗盈东问到。

    “哥你讽刺谁呢?”顾二边吃鱼边说。

    “我说真的。你哥来了委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小媳妇儿。”顾二笑。

    “再说委内我十几年没来过了,能有什么关系?帮帮你哥。”这是苗盈东口中第一次说出“帮帮”这个词儿。

    在顾二的眼里,苗盈东可是一向让人高山仰止的本色。

    “我有个客户,好像手底下有一个家具厂,挺高端的,估计在东哥你的眼睛里,也就过得去,谁的房子,我让他去给你设计,量身定做。”顾二说到,现在这会儿,说话比较正经。

    “悦儿的房子,我一会儿让她发位置给你。”

    顾二轻声咳嗽了一下,“你给她买的?”

    “等我找个机会把这笔钱还了宋阳,就是我买的了!”苗盈东拿纸巾擦了擦嘴。

    不经意的抬眼,便看到邱东悦在和晟在说话,很开心的样子。

    被刷掉的那笔钱,他如何不知道去处?

    这些闲事,他虽然不爱管,但一般的谎话,也瞒不过他。

    他毕竟是黑卡的主人。

    他抬腕看了看表,六点多了。

&nb保山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sp;   “我回宿舍去洗澡。灰尘上身了。”苗盈东看到顾二吃完饭了,站起来说到。

    两个人走了。

    邱东悦和晟说着说着话,感觉到身下暗流涌动,热热的。

    她估计她这两天就来例假了,可能是真来了。

    她的卫生巾还放在自己的宿舍里,反正等会儿她就去点熏香的了,顺便拿着。

    提前几分钟应该没事吧?

    所以,七点十五的时候,她开始敲苗盈东的门。

    这个房间的钥匙,还有新房的钥匙,她已经给了苗盈东了。

    苗盈东的门没锁,可是里面没有答复的声音。

    邱东悦打开门,看到里面没人,他的衣服都在床上放着。

    估计是去洗澡的。

    熏香就放在茶几上,他刚刚拿回来的么。

    邱东悦把熏香放到了香炉里,点了,果然是抢购到脱销的熏香的,味道很好闻。

    邱东悦拂了一点到自己的鼻前,沁人心脾的香气。

    这种熏香,邱东悦以前可都不舍得用的,还得让人抢购,很麻烦。

    点好了香,她站起身来,去柜子里拿卫生巾。

    刚拿出来,苗盈东就推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

    邱东悦的包很小,装不下这么多的卫生巾。

    苗盈东只在腰间裹了一块浴巾。

    看到邱东悦拿着卫生巾,随口问了句,“身上又来了?”

    “嗯。”邱东悦回答得特别赧然,“你——你洗澡了啊?”

    “对。”

    “怎么——怎么这么早就洗澡啊?天还没黑呢。”邱东悦问到。

    “累了。早睡觉。”他说。

    邱东悦点了点头,“你的腿好了没啊?我要不要再给你抹点儿药?”

    “今天不用了,改天吧!”

    “嗯,那我先走了。”说完,邱东悦就走了出去。

    邱东悦走到门外,天才擦黑,宋阳在外面等着她。

    他叫住了邱东悦。

    邱东悦心想,这手里拿着卫生巾,被俩男人看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你找我有事吗?”邱东悦问到。

    “你刚才去他房间里干什么了?”

    “他不会点熏香啊,我去帮他。”邱东悦说到。

    “邱东悦,你和他是没有未来的,何必搞得这般暧昧呢?我估计他一辈子都不想结婚,只想和你搞暧昧,吊着你!在美国没有指使够你,现在又来委内瑞拉,他可真行。自己犯得错黑不提白不提,就这么过去了?”宋阳气愤地说到。

    “我知道。”邱东悦低声说道,“你不用说话这么难听。”

    可谁让她这么贱,喜欢上一个男人就全心地喜欢,她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最终受伤的只有她一个人,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性子,也不知道随谁!

    苗盈东穿衬衣的时候,站在自己的房门前,看到了站在院中的两个人。

    好像在说着什么。

    苗盈东冷哼了一声。

    今天晚上,邱东悦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想了很久很久。

    宋阳的话非常伤人。

    她讨厌这种用难听的话中伤对手,来达到他追人的目的。

    所以,邱东悦对宋阳,一直喜欢不起来。

    第二天,苗盈东找了宋阳。

    “我把你替悦儿还我的钱都还给你,按照银行最高利率给你利息。”苗盈东说到。

    “为什么?”宋阳问到。

    “不为什么!”

    “你知道悦儿为什么借我的钱还给你?”宋阳似乎在孤注一掷地问到。

    他的潜台词是,在悦儿的心里,他宋阳更近。

    “不为什么。因为你地理位置近,钱还起你来,比较容易,而且,她欠你的钱,还能分期付款,就这样。”苗盈东说。

    宋阳紧紧地咬了咬牙,他以为苗盈东向来是那种高冷的人设,不轻易说话,想不到,今天怼起他来,丝毫不遗余力。

    “还有,这是我和悦儿的事情!她什么时候还我,无所谓,还不还我,也无所谓。我要和她搭讪,总得有个理由!钱就是搭讪的理由。”说完,苗盈东就走。

    宋阳看着苗盈东的背影,觉得他这段话说的——怎么这么毫无节操?

    和他的人设相悖。

    下午,顾二回来了。

    给苗盈东拿来了图册,让苗盈东选选都要哪些家具。

    “哥,她的房子,你都不让她自己来选?”顾二问。

    “我替她选。”苗盈东看起来,“尺寸量了吗?”

    “量了!哥你追女人的事情最大,自然不遗余力。这些尺寸都适合她的房子!”顾二说到。

    刚才苗盈九和顾二视频,苗盈东来了委内瑞拉的事情,顾二从来没跟小九说过。

    怕减损了苗盈东的高冷之光。

    苗盈九从视频里看到了苗盈东,问到,“二宝宝,我哥怎么在?”

    “你哥—”顾二回头看了苗盈东一眼,扶了扶鼻梁,“来追女人!”

    苗盈东一直低着头看图册,慢吞吞地说了一句,“别吓着小九。”

    摆明了这是承认了“来追女人”这句话啊!

    果然小九先是错愕,继而惊讶,继而开始笑,“我哥要追人啊?真是稀事!跑到委内瑞来追邱东悦啊?”

    一般“追人”这种话,苗盈东在别人面前是不说的。

    不过他知道骗不过顾二。

    他也知道,迟早这件事情顾二会告诉小九。

    顾二在小九面前,也是毫无节操可言。

    不如他自己告诉了,省得到时候腹背受敌。

    “别关心你哥了,先说说你和我儿子怎么样了?”顾二换了话题。

    现在苗盈东和顾为恒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

    顾二家长里短地和小九聊了很多,差不多得聊了一个小时吧。

    家里的宝宝和小珍珠怎么样了,生了几只小狗,爸妈最近身体都很好,等等等等。

    简直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小九最近也很好,集团也没什么事。

    总之,顾二现在是春风得意。

    娶了有钱又有颜,自己还衷情的人,估计此后,他要和小九一生一世一双人了。

    好像所有的人都有了归宿,就剩下年纪最大的苗盈东了!

    顾二和小九聊了多久,苗盈东就选了多久。

    顾二聊完以后,苗盈东把图片递给他,“这些,送到她家。”

    顾二拿过来看,上面详细地标注了某样东西应该放在哪,什么颜色,注意事项,都写得相当清楚。

    按照顾二对苗盈东的了解,以前的他不怎么给别人帮忙,即使帮,也最多是把图册送给别人,今天能够做到这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我一会儿就送给家具厂的人,让他看着办!”顾二说到。

    “顾二你什么时候回国?”苗盈东又问。

    “后天。还没定机票。”

    “你先飞去美国。也顺便给我订上机票。”

    “哥,这么快就要走啊?不是来追人的吗?”顾二很诧异。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要走了!”苗盈东说到。

    今天的顾二,对苗盈东刷新了三观,反正以前这种风花雪月的句子,他是从来不说的。

    “不过也对,哥你这计策用得不错,欲擒故纵也是一计!”顾二说到。

    顾二让他的秘书定了机票。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邱东悦从船厂回来。

    晟告诉她,说苗叔叔要走了。

    邱东悦吃饭的嘴一下子就愣住了,说不出来话。

    接着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了碗里。

    是曾经说了分手了,她也下定决心分手了,可是,乍然听到他要走的消息,很是伤痛欲绝。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苗盈东代表了她生命中的唯昭通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一。

    她一个人在委内瑞拉平静的日子里,经常想起他。

    如今,他又来撩拨她。

    撩拨完,他走了,她陷了。

    而且,走的消息都不告诉她,是通过晟告诉她。

    晟告诉不告诉她,这都是不一定的事儿,所以,她知道不知道他要走,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那边苗盈东和顾二一起吃饭,苗盈东的目光瞟了这边一眼,看到邱东悦在埋头吃饭。

    饭毕,邱东悦跟明源上车回家了。

    路上,邱东悦给苗盈东发了一条微信:听说你要走?

    苗盈东回:你听谁说的?

    邱东悦:晟。你要是走的话,我房间的钥匙还有家的钥匙,你给我放在我哥的办公室就好。

    苗盈东回:好!

    邱东悦:你飞机的航班号多少?我去送你。

    苗盈东告诉她了,还说:这次我和你顾二哥哥一起回美国。

    邱东悦:好。我去送你。

    邱东悦今天晚上睡不着了,被一个人折磨成这样,心里还惦记着他,还想着去送他。

    因为她也惦念曾经他对自己点点滴滴的好。

    所有人都办不成的事儿,不过是他一句话。

    第二天,邱东悦去送他的时候,眼圈红红的,一看就哭过。

    她和明源一起来的,宋阳借口他有事。

    上次苗盈东怼得他还没有缓过劲儿。

    看着苗盈东和顾为恒进了航站楼,过了海关,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去登机了。

    苗盈东转角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呆呆地站在那里的邱东悦,然后笑了一下。

    邱东悦心想:我这么喜欢你,你每次来,都跟仙人视察一样,来了又走了。你嫌弃我,赶我走。如今你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来了又走。

    邱东悦双臂背在身后,木木呆呆的模样。

    明源推了她一下:走了。

    刚出机场,就接到电话,说是给她送家具的。

    虽然记得苗盈东说过要送她全套的家具的,可是她不记得他让她选过啊,而且放在哪里,他也没和她商量过。

    钥匙苗盈东已经和宿舍的钥匙一起还给她了。

    她和明源去了自己的房子,只觉得所有的家居都放在固定的地方,有的是红木,有的是很适合女孩子的颜色,还有很多特别可爱的东西,比如气球的椅子,还有丝绒的窗帘,低调又奢华。

    “这些都是他送给你的?”明源问。

    “嗯,好像,不过——”邱东悦环视四周。

    “不过什么?”

    “不过他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家具的所有尺寸,规格像是我心里的话一样。他不会浪漫啊。”邱东悦诚惶诚恐地看着满屋子的家具。

    “可能人家变了。”

    邱东悦觉出来他好像是有点儿变了,可是哪里变了,她觉察不出来。

    家里装修得很好很好,甚至连床上的枕头,被子,他都给她买好了,很轻薄的鸭绒被,果然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不过邱东悦今天晚上还是回宿舍去睡的,一来房子刚刚弄好,二来,苗盈东住过的房间,住过的床哎——

    邱东悦承认自己挺没出息的。

    苗盈东在她睡过的床上睡觉,并没有要求换床单,她,也不要求换床单。

    邱东悦趴在自己的床上,闻着他的气息。

    熏香还在燃着,焚香的淡淡气息,现在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邱东悦害怕夕阳西下的那种气息。

    从小时候就害怕,她害怕落日和孤阳,从此就是她一个人了。

    邱东悦趴在枕头上,哭了好久好久,很想很想他,可是却触摸不到他。

    苗盈东回了美国以后,去了徐倩家吃饭。

    苗盈东跟徐倩说把邱家的船厂写上邱东悦的名字。

    “怎么?转性了?”徐倩打趣,“她相关的证件不在,这件事情可不好办。”

    “那就写我的。”

    “送给她的,写你的算怎么回事?”

    “写我写她不都一样吗?”苗盈东很正经地说道。

    “仓促去了一趟委内瑞拉,回来得出来这个结论,还不错。”徐倩说到,“把你的证件拿来,明天我派人把这件事情办了。”

    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晟闷闷不乐。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闷闷不乐,因为——苗叔叔走了。

    邱东悦也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已经分开了,她学着默默忘记,晟学着期待下一次重逢。

    就这样。

    然后,晟发烧了,也不吃饭,昏迷中一直叫着“苗叔叔”。

    邱东悦就不明白,才在一起几天,怎么会对苗盈东依恋成这样?

    明源看到晟发烧了,说了句,“告诉苗盈东,晟的情况。”

    明源对晟没有多深的感情,还对晟有些抵触,毕竟他对邱家就没有感情。

    明源关心他只是因为悦儿的关系,所以,晟从来不跟明源睡,只跟宋阳睡。

    邱东悦想了想,也对,便给苗盈东发了一条微信:晟想你,想病了。

    苗盈东看到这条微信的时候,正在开会。

    他的唇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随即他的手放在了下巴处,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是他想我,还是你想我?”苗盈东给邱东悦回。

    为摆脱嫌疑,邱东悦特意拍了一张晟的照片,给苗盈东发过去,此言不虚。

    看到晟的额头上摆着毛巾,苗盈东猜,这种谎话,打死邱东悦,她也编不出来。

    应该确实是晟病了。

    “我最近很忙,没空。如果他确实想我,把他送回来!”苗盈东说了。

    邱东悦其实觉得这个主意挺乌龙的,毕竟,晟和苗盈东什么关系都没有。

    而且,苗盈东一个人习惯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孩子,心智还不健全,他白天上班了,晟怎么办?

    还有,要送晟回去的话,谁把他送回去?

    这都是问题。

    所以,苗盈东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邱东悦不求这尊佛了!

    不过,明源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晟醒来以后,他更觉得这个主意好。

    因为晟一直要求回美国去。

    “晟,你知道不知道,他是一个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人呢,离得这么远,你去干什么呢?也没有人照顾你!”邱东悦急了。

    晟委屈巴巴地说,“苗叔叔说了,以后若是想他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时间,他都会派人来接我!他肯定不会觉得我烦的。”

    邱东悦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抓狂感。

    苗盈东开完会,电话打给了邱东悦,说晟如果真的想他了,就把他送过来。

    有一句话,邱东悦想了很久,终于说了出来,“你是不是给晟下蛊了?他怎么非你不要?”

    “你认为我有这本事?”苗盈东反问。

    邱东悦想想也对。

    明源让邱东悦把晟送回去,邱东悦说不去,万一在机场把晟丢了怎么办?

    “我和你办理好手续,接机的时候让苗盈东替你办理手续,没有问题的!”

    邱东悦很艰难地回答了一句:好。

    及至后来,邱东悦想,她的真的很艰难的回答吗?应该不是吧。

    内心是窃喜的。

    晟生病不是她所愿,他对苗盈东依赖更不是她预见,只是,所有的事情都把她推出来的时候,她是愿意做这件事情的。

    毕竟——苗盈东是她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哪!

    明源和苗盈东确认好了航班以后,邱东悦和晟上飞机了。

    果然如同明源所说,苗盈东已经安排好接机的人了,给邱东悦办得特别妥贴。

    把他们送到了苗盈东的家,负责送他们回来的人说,“Ethan要到下班才能回来!”

    时近傍晚,晟困了。

    邱东悦拍着他在原来自己睡的那张床上睡着了。

 癫痫的中医治疗办法;   邱东悦也很累,起身从床上站起来,要去洗手间洗手,刚刚打开门,便看到Ethan—苗盈东站在门口,似乎要敲门。

    她站在门里。

    他站在门外。

    邱东悦那时候就想起了一句诗:风在吹草的叶,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站着,就十分美好。

    空气静静地在房子里流淌,美国的冬天也很冷,不过他的房间里却是很暖很暖。

    邱东悦抬头看他。

    她需要仰头才能够看清楚他。

    他审视的眼光盯着邱东悦。

    “你回来了?”邱东悦问他。

    “对。”苗盈东回道。

    “你—你进去看看他吧,他想你想的要命。”邱东悦要侧身从苗盈东的身边走开。

    苗盈东也没有多说话,走进了房间。

    邱东悦洗了手,就去准备做饭了。

    晚上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吃饭,邱东悦说她第二天要回去了,毕竟现在很忙,那边现在刚刚上了正轨。

    “姐姐要走了啊?”晟问邱东悦,又是依依不舍的样子,“你走了,谁看着晟啊?”

    邱东悦摸着晟的头说,“乖哦,苗叔叔家里有阿姨的,会看着晟!”

    苗盈东一直在淡定自若地吃饭,没说话。

    第二天,邱东悦果然就走了。

    自己打车走的。

    阿姨今天一直看着晟。

    晟晚上和苗盈东说话,苗盈东竟然也觉得不寂寞了。

    在邱东悦走了以后,第一次有人缓解这种寂寞的感觉。

    季红上门是在三天以后,要把晟夺回去!

    她准备小三上位,博一个正室的名分,自然受到了原配的抵制,说没有孩子的小三,都没有她这种底气,季红哪里来的胆量,竟敢和原配斗。

    季红就说了,“谁说我没有孩子,我们十几年前就生了孩子了,不过那时候,老陈喝酒,孩子的智力有点儿问题,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他领来!”

    她的姘头和原配皆惊。

    后来她私下里对姘头说,“就是上次来找我的那个傻孩子,不是我的孩子,这不是事情紧急吗,应付一下,人家为了和你长相厮守,弄了个傻子来当儿子,你要怎么补偿人家啊?”

    季红是这样想的,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儿子弄到手里抚养,要不然老流落在外,终究不是个事儿。

    蹬着这个儿子的肩膀,能够嫁给姘头,还能顺理成章地把儿子弄到手下抚养,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季红在一个下午来了苗盈东的家——找晟。

    在苗盈东家的客厅里,季红扭着她纤细的腰肢。

    “苗先生,您这种行为可是拐卖未成年人哪!”季红说到。

    晟现在看到季红就害怕,紧紧地缩在苗盈东的身边。

    苗盈东轻笑,“哦,想怎样?玩钱我奉陪,法院随便走。”

    “我知道这两样苗先生都不害怕,不过说破大天去,我都是晟的第一监护人,您只是一个和他没有关系的人。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跟我走的。走了,晟!”季红伸出手去。

    晟更加哆嗦。

    “我听说你要结婚,孩子是你的砝码?”苗盈东问。

    季红面色涨红,没否认,就是默认了。

    “对,孩子跟着亲妈,跟后爸提前培养感情,我们一家人的事情,苗先生也要管吗?”说完,季红就牵起了孩子。

    “你给邱东悦打个电话!”面对亲娘来要人,苗盈东根本没有任何立场。

    季红当着邱东悦的面,话说的很好听,说自己要结婚了,自己以前亏欠晟太多,这次要带他去过好日子了,口气挺甜的。

    邱东悦和苗盈东一样,虽然舍不得晟,但是他们没有立场。

    季红毕竟是晟的亲娘。

    晟被季红领走了。

    邱东悦挺伤心的,或许她本不该把他送到美国去。

    但是没办法。

    季红姘头的原配早就想离婚,就是为了多分财产,看到季红把孩子都领来了,老公出轨的证据做实了,所以,她分得了不少的财产,开开心心地走人了,反正这些年,她和老公早就有名无实。

    晟正式进入了季红的家。

    然后,因为晟心智不全,所以,经常遭到毒打,打他的人,当然是他的继父,每次都下狠手,晟经常木木呆呆地坐在窗台上,本来就心智不全,现在更严重了。

    这些消息,隐约传到徐倩的耳朵里。

    徐倩告诉了苗盈东。

    苗盈东只是说了一句,“是么?”

    此时距离邱东悦送下晟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很快就是农历的新年。

    也就是说,苗盈东和邱东悦又有一个半月没见到了。

    苗盈东把这件事情跟邱东悦说了。

    用微信说的。

    邱东悦坐在自己的床上,特别伤心的样子。

    “我也知道这样,可我没有办法!”邱东悦很悲伤的情绪。

    “别哭了。”苗盈东说到,“过年了,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啊,在国外过年,和我哥一起,今年,我有哥哥了。”邱东悦说到,努力从晟的事情中解脱出来,她又给季红打了个电话,让她善待晟,要不然,她爸爸的在天之灵,不会放过她。

    “呵。”季红就说了这一个字。

    第二天,晟出事了,从楼上摔了下来,因为继父醉酒又打他,晟站在窗台上,摔了下去,这件事情闹的挺大的,季红因为监护不利的责任,被剥夺了监护人的身份。

    邱东悦从委内瑞拉赶回来了,一直特别后悔,如果不把晟送回来就好了。

    可是世上哪里有卖后悔药的?

    邱东悦去了医院,看晟。

    苗盈东也在。

    两个人坐在晟的病床前。

    季红在结婚需要晟的时候,对晟挺宝贝的,现在出事了,不管了。

    医院也不来,因为她死死地跟姘头咬定,这根本不是她的亲儿子,当初是权宜之计,为了结婚。

    邱东悦说她想收养晟,办理合法的手续,这样季红以后就不会捣乱了。

    “我可以帮助你向法庭提交申请,不过这段时间,你要在美国住。”苗盈东说到。

    邱东悦点点头,“我知道。”

    晟醒了的时候,看到邱东悦在他身旁,特别开心。

    他哑声叫了句“姐姐。”

    几天以后,苗盈东提交的申请结果下来了,法庭对监护人有要求,因为晟的特殊情况,要求监护人在美国有固定居所,最好将来的丈夫也同意邱东悦收养这个孩子,而且要证明邱东悦有能力抚养孩子,要财产证明,人家要考察。

    邱东悦就挺头疼的,这两点,她哪点也没有啊。

    船厂刚开始,她哪来的钱呀?

    这要怎么办?

    这几天,邱东悦晚上都是住在晟的医院,人特别烦躁。

    她还在附近定了一家酒店,有时候白天累了就去酒店休息。

    此刻,她一手撑头,坐在苗盈东家里桌子的一侧。

    苗盈东坐在另一侧。

    是苗盈东叫她来的,说申请结果下来了。

    她在美国没有固定居所,还要证明自己的经济能力。

    “要怎么办?”邱东悦问苗盈东。

    “办法也不是没有。”苗盈东靠着后面的椅背,双臂抱着,看着对面的邱东悦。

    “什么办法?”

    “赶紧找个人嫁了,这个人最好家事良好,有房,有财产,同意你收养晟。”苗盈东淡淡地说到。

    “找不到这么个人啊。”邱东悦特别烦躁,低下了头。

    谁会肯为了收养一个孩子,和她结婚啊?

    “怎么找不到?”苗盈东说。

    “谁啊?”

    “我。”苗盈东说。

    邱东悦本来懒懒地坐在椅子上的,这下,她一下子坐直了。

    “苗盈东,你想骗婚哪?”邱东悦很诧异地说到。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