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超 > >正文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最新章节_ 第200章 说走就走的旅行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资阳新闻网
 

    在与影分身分道扬镳之后,鸣人便再度运用起了变身术,将自己变化成了自己青年时期的姿态。

    这倒不是什么多此一举的无用功,而是在变化成了这个形象之后,鸣人的身份设定也随之悄然转变。在事先与三代目火影打好商量的情况下,成了木叶之中凭空多出来,却又身份信息样样齐全在案的“波风面麻”。【说起来,在鸣人的印象里……波风面麻这个名字,属于另一个时空里的鸣人。某种意义上,倒也能够让鸣人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本名,不算凭空捏造。】

    毕竟,为了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鸣人早从跟随自来也特训的那一年有余的时间里,便已经拥有了一个大致成型的计划轮廓。可以说是从那一刻起,对于这一言不合便离村外出的行动,其实算得上是鸣人蓄谋已久的了。

    而最近发生的雏田被绑架事件,则是促使鸣人将这一仅仅存在于脑海中的计划,具象化为现实的重要原因。

    一来,在这一计划之中,鸣人需要前往的目的地之一,便是另一名同样是幼年成为人柱力的未来伙伴的所在地——我爱罗的故乡,位于风之国的砂隐村。【说起来,根据各个忍村之间影的前缀,是按照所属国度命名的做法,让擅长使用风遁的鸣人一度想要吐槽……单凭头衔来说的话,自己应该是更适合去做个风影,而不是火影吧?】

    根据脑海中存留着的原著漫画的设定,在还没有发生大蛇丸刺杀并冒名顶替四代目风影,随即蛊惑砂隐村与木叶村决裂,发动入侵突袭的情况下。如今这个时间段里的砂隐村与木叶村的关系,就算不是什么相处融洽的铁哥们儿关系,也至少能算得上是互相合作、处于友好阶段的盟友阶层。

    也就是说,在这一推测过后,鸣人从三代目火影那儿得到亲口回应证实猜想的前提下。只要理由得当,对于背后有着三代目火影,甚至可以说是有大半个木叶村主力家族撑腰的鸣人来说。凭借通关文书,与三代目火影以防万一下,所给予的亲笔介绍信作为敲门砖。再加上各村忍者之间常见的往来方式,以执行三代目火影凭空捏造出来,并安排给鸣人执行的前往砂隐村采购特产这么一个最基础的D级任务为名。三重保险在身,使得鸣人即便是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入砂隐村的领域,也应当说是算不得什么难事才对。况且,就算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棘手变故,也还有飞雷神之术这么一个便利的潜入手段呢。

    二来,便是促使鸣人执行这一任务的原因——雏田被绑架的事件。

    虽然这一次的事件,让鸣人险些彻底暴走失控,体内的不知名能量体也随之悄然蔓延开来,大有突破封印的势头……但对鸣人来说,这一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对他自己也并非全都是坏事。

    抛开云隐村赔了夫人又折兵般,作为赎金双手奉上的种种好处不说。对鸣人最为直观的有利影响,便是木叶忍者村的安保等级在这一事件过后,悄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更是因“波患上睡眠型癫痫病能得到治疗吗?风面麻”瞬秒云隐村精锐忍者的惊艳表现,让明里暗里敌视木叶、觊觎木叶的贼人们大吃一惊。而“波风面麻”这一名不见经传从未听说过的身份,更是给外人造就出了木叶村里藏龙卧虎,上忍高手不要钱的错觉。再加上一贯蛮横不讲理的云隐村,竟然破天荒地向木叶村服了软。使得忍界各方面势力都不得不开始慎重考虑起,重新审视木叶村的实力,以及思考与木叶为敌后,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究竟是不是在自己承受范围内的必要性。

    也就是说,在忍者学校举办考试的这三天时间里,通过新生根组织打探外界情报,察觉到了在忍界逐渐弥漫开来的这种人人自危般,默默收敛起心中小算盘的古怪却安逸的氛围之后。能够肯定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敢打雏田,或是自己别的伙伴主意的结论下,让鸣人心中一直提悬着的心逐渐落了地之余,也终于是能腾出空闲来。趁着这风平浪静的绝佳时机,去拜访一下印象之中,早就多次设想过与自己提前接触,并像帮助小团扇一样,更改了命运发展路线后,会让未来事件发生什么样变化的一些小伙伴们。

    毕竟,在鸣人看来,既然已经做出了拯救整个宇智波一族这般巨大的变动。那么与其安安稳稳地待在村子里,浪费这宝贵的数年时光而无任何作为。倒不如抱着债多不压身的乐观念想,去做一些自己阅读原著漫画时,早就设想过的一些援助举动。

    至于让鸣人这么快便果断决定出发的第三个原因,那大概便是在躲着鸣人不辞而别的好色仙人了……

    别忘了,在剿灭团藏与根组织时,我们不信邪的自来也大人,可是立下了只要宇智波一族与日向一族联手,他就敢将纲手带回村,并不由分说娶纲手为妻的豪言壮语……都说愿赌服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有了这么一个绝佳的变更自来也孤独一生悲惨命运的机会,鸣人作为关怀师傅的“好徒弟”【←明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来也灰溜溜逃走,而不是追上去,亲自监督自来也将这一承诺实现呢?

    ……

    “波风面麻”虽然仅仅是鸣人本来面貌的青年版,但因为正常情况下,没人会将鸣人与“波风面麻”这个俊俏青年人联系到一起。加之忍者学校入学考试期间,因富岳等人对鸣人展现出的袒护宠溺,让村里人或多或少察觉到了鸣人的身份,或许并不仅仅是“九尾妖狐转世”那般简单。以至于在无形之中,不仅是让伪装过后的“波风面麻”一路畅通无阻。就连鸣人的影分身在前往忍者学校上学的路上,所遭遇到的村民们的冷眼唾骂,相比以往都有了锐减的趋势,也让代替鸣人本体的影分身变得越发不起眼来。倒也能够以此,让鸣人放下心来,不用再担心会有人识破用影分身代替自己上学的“作弊耍赖”行径,从而专心思索,有条不紊安排起自己接下来的前进路线。

    “唔……从日斩爷爷给的世界地图,以及对好色仙人如今的间隔距离判断位置的话……追上他,似乎花费的时间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呢……难不成,好色仙人他就这么怕面对纲手吗?”

    确认过身周村民至多只是对自己的外貌感到好奇,但却没有一个人自找麻烦的上前搭讪后,鸣人的注意力便彻河北能够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底集中起来,随即一边摊开手中明显是刚刚印好的崭新世界地图,一边稳步行走间,低声呢喃自言自语着。

    “虽然可以用飞雷神之术,直接传送到好色仙人的身边。不过从位置上看,距离我的首要目标,似乎有些偏离的太过了点儿……唔……我是该先去找那几个小家伙好,还是先去和好色仙人汇合呢……”

    因为在剿灭团藏与根组织时,便早已不动声色地在自来也身上,附加上了一道飞雷神传送印记的缘故。使得鸣人稍加感应后,便对一声不吭“逃”出村的自来也所在的方位,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随即一边借由手中的世界地图,对自来也可能采取的行动方案作出预估后,便得出了一个结论——除非自来也打算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回马枪式“逃跑”路线,不然找寻自来也,与前往砂隐村,将会是互相冲突的两件事。

    “嗯……反正好色仙人已经是亲口立下了FLAG,娶纲手婆婆为妻这件事,他这一辈子里,是别想再像原著里一样,耍酷跑掉了……而距离他作死前往雨隐村打探情报的时间点,更是还有着十多年的间隔。我完全不用担心会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帮他把那位本就与他有两情相悦趋势的金色大肥羊追到手……倒是那些个小家伙们,因为是配角的关系,关于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悲剧,究竟会在什么时间点里出现,我可是完全没把握确定下来……毕竟在原著里,对他们的描述并不多,可没法找到一个具体而有效的参照物啊。”

    心念急转间,鸣人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种种可能性。互相对比得失之后,让鸣人暂且“残忍”抛下了自来也和纲手之间的问题。转而出于争分夺秒的必要性,让鸣人以此将拜访砂隐村的优先级,提到了首要位置。

    “唔,如果是先去砂隐村的话,那么,考虑到另一条支线任务的目标……也许,我应该走这条路才对?呃……不对,我记得那孩子,似乎是和母亲一起被收养的……现在就去的话,她在不在那个村子,都是个问题啊……嘛,算了,反正和直接抵达对比起来,也只是耽搁一小会儿的功夫,姑且先去看看好了。”

    正当鸣人用手指在地图上指指点点,自言自语嘀咕着决定接下来的行程时。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让他没能察觉到身前不知何时起,突然多出来的两位面带微笑的少年身影。进而不闪不避间,径直撞在了两人身上。

    “唔哦——!抱歉抱歉,我刚刚走神……”

    察觉到自己撞了人之后,鸣人的注意力顿时从越发远去的思绪中,被惊醒回归到了本体。随即下意识面带歉意连声道歉间,本能地调整些许目光,打算瞧瞧自己撞上了谁。却在微微眯眼间,瞧清楚眼前双手抱臂站立着的两位少年身影容貌后,目瞪口呆地愕然傻站在了原地。以至于就连手中地图从指间滑落,向着地面悄然坠去都没能察觉到。

    “鼬……鼬桑和……止水桑?!你……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啊?!”

    “哈哈哈!我就知道……怎么样,止水,我没说错吧?早就告诉过你了,这个生面孔就是鸣人,一周半的孩子脑部诊断有囊肿能引起癫痫病吗?没跑了。”

    原本脸上还有几分将信将疑神色的鼬,在听闻扮作“波风面麻”模样的鸣人对自己和止水脱口而出的称谓后,便确信了眼前青年的的确确就是鸣人本尊。随即一边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将鸣人手中滑落的地图抓握在手中,一边顺势抬起些许手来,用手肘轻顶了顶身旁一脸疑惑的止水。停顿些许后,方才重新看向鸣人,嘴角上扬温声回应道。

    “当然是来瞧瞧,你这小家伙儿打算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去哪里玩咯……我就知道,从家里出发的话,如果想要最快离开村子,你就一定会经过这条道……现在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不是吗?”

    至于让止水感到疑惑的原因,其实也出自于鸣人脱口而出的称谓上……毕竟,在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才仅仅是止水和鸣人第一次见面而已。但却被眼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给轻易道破了名字的同时,在称呼间除了去掉宇智波这一前缀外,更是夹带上了表达尊敬意味的亲昵后缀。仿佛在眼前人看来,与自己早就在很久以前便认识过一样,让止水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很快,止水联想到在三代目火影安排下,早在一年前根组织被收编时,便让自己进入归纳在鸣人麾下的新生根组织进修的决定,并联想到眼前人便是这一重新整编后的新生根组织的……呃……“年轻”首领后。止水便只当是鸣人从成员名单上,见识过自己的资料,倒也释然地没有再过多深究下去。

    “可……可……可你们现在明明应该是在组织里修行训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可不记得,我有安排过什么任……”

    听闻眼前人话语后,鸣人便知晓这绝不是什么偶然,而是鼬与止水刻意找寻自己的行踪后,所得到的结果。不由得满怀不解地结结巴巴询问道。

    但很快,鸣人的心中便恍然大悟般,变得一阵清明起来……

    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在面对鼬那早有预谋的温和自信笑意后。不知为何,鸣人脑海中却是联想起,在从三代目火影手中,获取到所需的种种证件手续时,三代目火影向自己投来的那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

    “早就被看穿了吗……我说怎么答应得那般痛快,看样子,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心中了然到,自己的那些小伎俩,怕是从提出的那一刻起,便早已被老谋深算的三代目火影看穿之后,鸣人的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紧张与无奈。停顿些许后,一边面色复杂的伸出手来,从鼬手中将地图取回,一边犹豫半晌后,皱眉低声询问着。

    “是三代目火影爷爷让你们来,阻止我离开村子的?”

    “这个说法……不全错,但也不全对。”

    眼见得鸣人垂头丧气的泄气紧张模样,鼬眼底的笑意不由得越发旺盛起来。随即一边将接稳拿在手中的地图完好无损地归还给鸣人,一边黑龙江看癫痫的医院哪好努力压抑着嘴角不由自主上扬起来的弧度,故作正经地揶揄调侃起鸣人来。

    “的确,就像你说的一样,三代目火影大人早就知道……你根本不是为了去和自来也大人一起修行,而离开村子的。所以……他叫来了我和止水,让我们两个陪在你身边,充当你这趟旅程的护卫。”

    “……嘎?护卫?你……你们……不是来带我回去的?!”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鸣人的大脑顿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以至于刚刚拿稳在手中的地图,差点儿又掉了下去。随即手忙脚乱地将地图重新抓稳在手中之余,一边来回打量着眼前两人身影,这才发觉两人身后都有着明显准备充分的满满当当的行李背包。一边重新张开了嘴,难以置信般结结巴巴地继续询问道。

    “这……这怎么可能……三代目火影爷爷他,放心我就这么离开村子?”

    “你也知道三代目火影大人不放心你啊,鸣人?那你还固执地想要离开村子?嗯?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将你带回去,让父亲母亲他们知晓这一切后,对你这喜欢一言不合就闹出个大新闻的小家伙好好说教一番才行。”

    板起脸来故意吓唬着鸣人的同时,鼬下意识地想要抬手轻戳鸣人的额头。但在对比一下变身术效果下,变化成“波风面麻”的鸣人明显高出自己不少的个头之后,只得忍住冲动,暗搓搓打消了这个念想。停顿些许之后,方才稳定住自己的平稳语调,避免让鸣人察觉到自己的窘境之余,不再压抑脸上笑意,微笑着继续说道。

    “不过,从你这小家伙儿所做的每一件事来看……三代目火影大人也早就知道,你是从来都不会去做什么无用功的。想方设法地打算离开村子,那么你也一定有你的理由,不是么?”

    “所以,三代目火影大人除了因为不放心的缘故,委托我们来给你做护卫,陪同你一起外出之外……还让我给你带了几句口信。”

    “……唉?是……什么?”

    “鸣人,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突然想要离开村子,爷爷都不会去过问什么……但在出去之后,爷爷希望你能记住一件事——站在你身后的,是整个木叶忍者村。所以无论你想做什么,放手去做便是。”

    言语间,凭借着根组织里更改语调声线的常见口技,鼬那略显青涩稚嫩的声线,逐渐变化成了三代目火影嘶哑苍老但尽显慈爱的模样。脸上笑意更盛之余,一眨不眨注视着眼前呆愣着站在原地的鸣人,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继续说着。

    “因为,就算是天塌下来,爷爷都会帮你顶着。绝不会再让你这小家伙儿,受半点委屈!”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